大角苗黄克刚

艺术动态类别

联系方式

新闻显示

黄克刚·觉醒中的贵州山地美术
艺术观点  发布时间:2012/2/16 18:09:48  人气:1979
 黄克刚·觉醒中的贵州山地美术

               贵州·山高路险,山川阻隔,地势雄峻

                       贵州·隔山喊得应,见面要半天,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俗

                       贵州·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

                       贵州·乡巴佬进城来,麻布衣裳水草鞋

     贵州海拔2900米,3900余万人,居住着苗族,布依族,侗族,土家族,彝族,仡佬族,水族,回族等49个民族,其中包括17个世居民族,贵州特殊的地理条件孕育和营养了本土独具一格的文化艺术,相对艰难的交通状况和封闭的自然文化生态环境与民族民风习俗,造就了贵州非常独特的大山文化体系。

    贵州文化资源丰富,种类繁多,具有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和很高的历史文化价值。从地理区域分析,贵州土著文化受到“巴蜀文化”“荆楚文化”“古滇文化”的多重影响,但由于当地传统习俗的制约,各民族间相对的封闭,互不通婚交往,有的甚至语言不通,所以文化的交流融合,整体文化的形成,很难构成统一风貌。贵州少数民族历来处于相对分离的居住格局,虽宗教信仰不尽相同,但民风民俗大相径庭,所以其文化事像千姿百态,土著美术丰富多彩,层出不穷,形成了非常具有山地特色的人文景观和独具一格的贵州自然生态文化景观。

地处蛮夷之地的大多数民族区域至今仍保持着原始农耕时期的生活方式,在许多民族中间仍然保持着古老信仰习俗。他们崇拜自然,崇拜祖先,崇拜图腾,在超现实观念的控制下,各个寨族或支系都由本族流传的某种动物,植物图腾为供奉的神明,并把这种族人敬畏的偶像作为族群之间相互区别的徽号和标记。在这种巫术文化的熏陶下,族人把人的精神与肉体分成两个不相干的部分,认为人的灵魂可以独立存在于时空,相信祖先的灵魂不会消失,且具有超凡的神力,保佑族人的幸福和昌盛。所以部族间每年的祭祖仪式不仅在维护族人团结和谐,而且在传宗接代造福子孙方面有极重要的意义。

在贵州黔北土家族每年的巫术活动中,降妖除魔,驱邪避鬼的道具就是原始傩仪傩戏中粗犷神秘,面目狰狞的木雕面具。其中威宁的傩戏脸子“撮太古”最为原始古朴,充满了神秘感,惊悚恐惧感。“撮太古”木雕用当地杜鹃,漆树类高山硬杂木制作,半成品时用火烟熏黑或墨汁锅烟涂成黑色,并用石灰在木雕脸子上画出道道白线而成。巫术场景中,戴上脸子的撮泰老人高龄都象征性的在千岁以上,他们都是祖先灵魂的化身再现,而脸子不仅是沟通阴界和阳界的媒介,而且是连接死亡与生命的桥梁。他们把人类自身的活动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归结为一种超自然力的作用,视万物有灵,把动物,植物,日月山川,风云雷雨等自然物或自然现象当做神灵加以崇拜和供养,而部落中的所有族人,自幼就受到这种传统的熏陶和教育。神灵是无所不能的,人的活动需要与神灵沟通,才能顺达,反之则将受到神灵的惩罚,给寨族的生产,生活,生殖,生命带来灾害,挫折与失败,诸如生产歉收,疾病,死亡,生殖不顺,意外伤害,水灾,旱灾,火灾等等。所以对祖先,图腾,神灵的种种祭祀,与神灵沟通的种种巫术宗教活动,成了族人生活,生产,出猎中不可欠缺的重大盛事。在族人原始观念中,生命,生殖崇拜是其中一项非常重要的内容,而借助艺术造型来体现生命生殖企求,是生殖崇拜下进行的一种巫术形式。这是贵州少数民族木雕,银饰,挑花刺绣,蜡染等山地美术中共有的主题和内容。千百年来,这种有着浓厚原始特色的文化艺术,在贵州高原各少数民族农耕文化土壤中自由发展,形成罕见的民族文化和古老的戏剧“活化石”。

     贵州虽是蛮荒区域,但文化底蕴却相当深厚。据《贵州民间美术》记载,早在24万年前贵州就有远古人类居住和活动的痕迹,贵州出土发现了属于晚期直立人阶段的“桐梓人”,属于早期智人的“水城人”和“大洞人”,还发现了若干晚期智人化石,如“兴义人”“穿洞人”“桃花洞人”等等,如今已发现的旧石器文化遗址有五十多处。考古学家认为贵州的出土发现是中国旧石器早期的三种古文化类型之一的论证震惊了考古界。

     《史记西南夷列传》中记载,春秋战国至西汉时期,夜郎在“西南夷”中崛起,“西南夷君长以记数“夜郎最大”。《后汉书·西南夷传》记载“哀牢人知染彩文绣,帛叠兰印细布,织成文章如凌锦”,印证了秦汉之际西南贵州蜡染流通于中原的史事。沈从文先生专著《龙凤艺术》中“谈染缬”一文说“唐代至少已有三种染缬技术普遍流行”,即“蜡缬”“夹缬”“绞缬”,蜡缬就是蜡染。明代志书记载,贵州仡佬族“男女以蜡画布”,苗人“班衣在衽”,布依族先民“衣裳青色.......拖腰以彩布一方若缓”,瑶人“椎结班衣”等等史记,无不印证了贵州山地文化的悠久历史。特别是新疆民丰出土的东汉蜡染布(丰穰女神和龙)更用实物证明了贵州蜡染文化至少有三千年的传承。以上史料无不旁证了贵州文化与中原文化的同源,甚至与整个人类文化同源,只不过是因大陆板块的漂移,人类社会的变迁才致使贵州文化脱离母体进入西南大山自生自长,保持了相对独立的,自成一体的艺术语言罢了。

     当我们踏遍贵州的丛山峻岭,千户,万户苗寨时,当我们俯视贵州大山文化中的奇葩“蜡染”“扎染”“刺绣”“木雕”“麻塑”“土陶,沙器”时,我们会惊喜地发现,贵州的山地美术呈现着一种健康,充满生气,朴实而又纯真,浪漫又夸张的精神品格和艺术风貌。大胆想象,无拘无束,挥洒自如是贵州名族民间艺术家共有的特性,而他们的作品无不呈现浓烈的乡土气息和执着的民族精神。作者在创作中敢于直抒胸臆,直奔主题,完全不受形式法则的羁绊。在众多作品中,他们舍去了绘画规则中的结构,解剖,透视,空间关系等,只注重情感的投入及对主题思想的表达。民族传统的审美意识贯穿于实践生活的各个层面,贯穿民族文化悠长的成长过程。他们不是被动地复制传统造型及纹样,而是通过物化的媒介去传达一种感情,作品的造型和色彩只是一个表达思想感情认知的载体。所以无论其色调是浓墨重彩还是清新恬淡,造型上是质朴天然,率直,稚拙,还是夸张变形,富于想象,都不只是追求形式上的美感,而是一种对人生的态度,对现实生活思想的记录,对自我表现,对尽善尽美的执着追求。总之,贵州由于其特殊的地域性,民族性,形成了特定的文化空间。在这样一个既定的自然生态及文化生态环境里,贵州山地美术经历了漫长的文化发展过程并孕育了完全不同于其他地域的艺术形态。独树一帜的民族文化体系将会成为贵州文化中最为灿烂的一朵奇葩。

近二十年来,由物质化生产运动高速运转带来的精神世界失落感,使21世纪的都市人感到紧张和压抑,从而远离城市文化中心,寻求“返璞归真”回归自然的心理落差。社会需求的螺旋式上升,周而复始的美学品味规律,使一切最乡土的,粗犷的,甚至狰狞恐怖的民族民间艺术,原始图腾艺术,成为了最时尚的文化元素。长期蜗居在钢筋水泥丛林里的人,一旦进入贵州这块未被开发的,充满神秘色彩,到处是奇珍异宝的处女地时,会有一种天涯浪人重归故土的情感。艺术家会从创作的迷茫中重新找回自我,重新回到母体的怀抱,享受来自远古文化生态分泌的乳汁甘泉。就像毕加索从狂野非洲木雕艺术中找到了通向立体主义大门的钥匙,中国的艺术家们也从现代,后现代的艺术作品里看到了乡土艺术,民族民间艺术的影子。

     贵州的先锋艺术家们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著名艺术家尹光忠钻进贵州土著沙器艺术的陶土堆里,与民间匠人同吃同住,历经艰辛打造了响彻国际艺坛的贵州“沙器傩戏脸子”。女雕塑家王平,效而仿之,拜贵州民族民间土陶艺人为师,潜心修炼,终于天眼大开,在远古的土陶造型中注入了现代审美元素,把本不起眼的传统小泥人,无限膨胀和放大,做成原始图腾柱,展示在中国美术馆的大厅及中国民族园的大门口,顶天立地,震撼世人。贵州“夜郎谷”谷主宋华伦,当年也是看准了艺术回归母体的契机,像高更一样,融入了贵州古傩之乡,周官,刘官村寨,第一个带着上百面神秘诡异的贵州“木雕古傩脸子”,冲出大山,走进了国内外的顶级艺术殿堂,引起广泛的轰动和抢购收藏。最后身价百万,荣归故里,买了大片山地,打造成文明遐迩的贵州夜郎谷原始文化景区。贵州安顺的小花苗画蜡高手杨金秀,也随之着艺术的潮汛,站在了时代的浪尖上。一夜间,麻雀变凤凰飞出国门,在无数艺术大师面前,展示她原生态的蜡染技艺和独具魅力的蜡画作品,赢得广泛的赞叹和声誉。号称苗疆腹地的黔东南本土刺绣能手吴通英,吴国英,石胜飞等等族内高人,因看到了商机,纷纷由制作人变成了经纪人,收尽了附近苗寨所有苗绣,蜡染,银器,苗族服饰,把商铺开到了国内几乎所有的艺术品市场,做起了一本万利的大生意。

     八十年代初,笔者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有幸认识了来自美国维斯康丁大学的著名现代纤维艺术家罗斯高教授。她在讲课中展示了大量流行世界的纤维艺术,垃圾艺术作品图片,并注重阐述了现代艺术来源于乡村和原始文化母体的著名学术理念。当她看到笔者收藏的贵州木雕,蜡染,挑花,刺绣等作品时,不禁目瞪口呆,震撼了!她按耐不住内心的惊喜,带着来自英国,美国,法国,意大利的研究生急不可待地穿行在往返贵州和北京的航班上,在贵州大山之间出没,像个发现金矿的淘金者,不要命的收购贵州大山少数民族文化艺术品带回美国。

在贵州山地美术走向世界的进程中,笔者结束了中国工艺美术学院国际壁画壁挂研究生班的学业,回到家乡,四处奔走,组建了《贵州大角苗土著美术研究所》。并召集了贵州地区,花苗,青苗,布衣苗,长角苗,水溪苗等等本土民族民间艺人,组成了集山地美术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贵州文化产业队伍,建立了包括蜡染,扎染,挑花,刺绣,民族服装,服饰,贵州傩戏,地戏木雕,贵州土陶沙器,麻塑软雕,民族布娃,木娃等等研制项目,派出技术人员在安顺东南西北城郊对周边数千名农民进行各种山地美术技能培训,并组织庞大的以村寨家庭为单位的艺术品外加工系统。在短短几年间,精心设计打造了数万个具有贵州山地美术特色,对国内外美术品市场具有巨大冲击力及感染力的特色山地美术产品,迅速地在深圳,广州,上海,北京,西安,成都,太原等城市设立了大角苗土著美术品专卖店。接着又在全国的各大旅游景点建立了销售网络。很快,贵州大角苗山地美术品不但红遍全国,而且在日本,美国,澳大利亚,印度,斯里兰卡等国外区域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和大量的订单。

现今的贵州大角苗土著美术研究所已成为贵州少数民族文化产业的一面旗帜,由他创作的无以计数的艺术品已成为贵州巨大民族民间艺术珍宝中的一道靓丽风景。一种真正体现远古文化与现代艺术融为一体的流行时尚,一种带着强烈贵州大山气息,田园般清新,牧歌式情调的风貌,走进千家万户。

九十年代末,在中国蜡染之乡贵州安顺,迎来了首届《国际蜡染联展及学术研讨会》,来自美国,澳大利亚,阿根廷,西班牙,英国,日本,印度,奥地利,比利时,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的著名现代绘画大师,蜡染大师,云集贵州高原,与国内几十位蜡染艺术家,民间艺人,学者,教授们欢聚一堂,在这次会议上,引人注目的有来自中国美术学院的教授郑巨欣,南京艺术学院的教授龚建培,中国民间美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刘墉,中国贵州大角苗土著美术研究所所长黄克刚,工艺师郑清音,贵州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周世英,蒲国昌,贵州民族学院院长王建山,贵州师范学院教授陈宁康等等,还有西班牙格拉纳达大学艺术系教授艾利希亚·马卡斯,英国约翰凯斯艺术学院教授诺埃尔·戴雷福斯,美国纽约州泼基普西市维莎学院院士罗西·鲁滨逊,印度蜡染艺术研究学院院长阿普杜尔·马吉德夫妇,日本京都艺术大学教授富本繁树。

     艺术家们在会期间纷纷展示了自己的蜡染艺术精品,发表了自己的学术论文和研究成果。虽然文化背景不同,语言不通,但一举手一投足之间,无师自通的艺术语言使全场气氛相当的活跃,讨论非常的热烈,艺术家们侧重阐述和论证了当代蜡染已成为一种特有的艺术表现形式所面临的课题和发展前景。大会展示的作品,具象与抽象为一体,其多彩的艺术形式,丰富的艺术语言,不同的人文理念,超越了人们想象的时空,真实的传承了人类对大自然及生活的认识和体验。在不同文化背景下创作的作品中,我们同样可以感受和体味病苦和艰难,快乐和舒畅,并领悟现代生活的韵律,重温历史的底蕴,感受阳光的温暖,春天的抚爱及花朵的馨香。这次史无前例的国际蜡染精品展既学术研讨会,不但交流了成果,促进了了解,增进了友谊,而且使贵州的大山文化艺术魅力在全世界扩散开来,成为当代艺术关注的重要焦点。

近年间,贵州成了非洲,一度狂热追逐现代文明的艺术家,音乐家,歌唱家,旅行家,收藏家蜂拥而至,就像阿里巴巴面对芝麻开门,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被吵醒了的贵州土著美术一夜成名,在许多大都市的高等学府,在国家美术馆,在中央电视台,甚至在豪华的国际艺术沙龙,人类文化博物馆的平台上,贵州民族民间艺人,贵州木雕,贵州蜡染,贵州银器,挑花刺绣,土陶沙器,民族服装等等,带着浓烈的大山气息,一流的艺术品质登上了艺术的大雅之堂。人们似乎感觉到一个曾因地理环境,种族隔离,文化禁锢所掩埋了的,东方的玛雅文明正在苏醒,正在慢慢掀起那掩盖了几千年的神秘面纱,向世界展露她那闭月羞花的容颜,和倾国倾城的倩影。

                                                             壬辰年二月

                                                                黄克刚
【大角苗黄克刚】由画家村字画网提供制作及技术支持 加盟时间:2011/12/15 ★本站管理★
大角苗黄克刚-联系电话:0853-3462629 QQ:1044206926 E-mail:1044206926@qq.com 联系地址:贵州省安顺市开发区新世纪小区
ICP备案:京ICP备1103316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