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苗黄克刚

艺术动态类别

联系方式

新闻显示

解剖外行——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审评
艺术观点  发布时间:2012/10/31 17:43:00  人气:1721
解剖外行——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审评
                             作者:黄克刚
 最近(透视怪胎——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审评)在一些网络搜索引擎上被删除和置后,惊讶之余反倒觉得好笑,只不过是因为忧国忧民,大胆地提点意见和个人见解而已,你位高权重,大人何作小人态?毛主席说过:“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俗话说“一只虱子顶不起一床被子”“一只蚊子咬不死一群人。”你如果觉得痒痒了,把我捉出来掐死算了,不要删我的文章。    
    “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审评是由国家工信部牵头,文化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和合同国家民委,民政部,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国资委八个部委和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两个行业组织协会举办.......”
                                                 ——(摘录于中国商报)
 一 : 评一个专业职称竟然动用了国家中央八大部委和两个与工艺美术专业没有多大关系的行业协会,唯独不见专业性较强的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和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的参与。这的确让人一头雾水无从清醒。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审评是工艺美术行业高层非常专业化的职称和认定,其标准不单是要求技术超群,而且要具备一般民间匠人难以达到的学识渊博,德才兼备,文武双全,通晓百家。
   而国家八大部委这众多的婆婆中,除了文化部,轻工联合协会有点沾亲带故外,到底有几人能与中国工艺美术高层专业扯上关系呢?难道这些部委里藏龙卧虎,有比国大师更国大师的太大师不成?或者是害怕涉嫌贪腐硬拉一大堆不太相干的人来证实自己的清白?这样莫名其妙的组合实际上还是欲盖弥彰的徒劳之举。俗话说:“醉翁之意不在酒”“人多把房子建歪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种非专业的组合不但不能说明廉洁,公正,透明,反而增加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试想,当大官的也是凡人,也有亲亲戚戚和各种复杂的社会关系,一旦那些钻头觅缝的国大师申评竞争者送上大笔的礼金找上门来,有几个清官把持得了自己的晚节和清白。有的人会认为:“不就是为尔等在审评会上提提名吗?多打几分吗?有什么了不起,又不犯什么法。”想想,如果多有这样几个大官评委为自己拉人选,这评审会还不闹翻天,还开得下去吗?
    让一大群跨行跨业的权威人士来组成工艺美术国大师终极审评委员会,真不知道是哪位被门夹了一下脑壳的聪明人想出来的高招。试想,如果让大善人陈**去当国际拳击裁判,或让小品王赵**去当国家财政部长,再让干露露去当中国好声音导师评委,这个世界是不是太疯狂了?
不过,现在天天看电视新闻,在如今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这样荒唐至极的臭事还真是层出不穷,使人见怪不怪了。其实国大师申评是工艺美术行业内的职称审评,只有清华美院(原中央工艺美院)中最知名,最具实力的专业对口教授,导师,才能全面地审评国大师的专业及学识修养。只有行业内部专业对口高层领导才能知根知底。如果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或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内部高层发生贪腐不公,也只能依靠国家纪检部门介入监督,健全审核制度,才是正常的国大师审评法制程序,用不着兴师动众,杂草裹鱼的让国家评委组合复杂化,非专业化运行。

“现实中“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评审还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及其传承人的审定有着密切联系,工艺+文化,这应该是根本性的趋势所在。”
                                               ——摘录<与瓷共舞>
二:这段话把文化遗产传承人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划了等号。还说这是国大师评选的趋势所在。这就不明白了,在国大师的申评文件中根本没有规定国大师的资格审定标准里一定要具有文化遗产传承人这样的条件。再说两者在专业评定上完全属于两个不同的文化层次,大师的层次要高多啦。
   传承人只有传承的资格与条件,而这种资格并不能证明他具有国大师职称的资质和条件,有些传承人没有文化,只精于单一的工艺技术,有些传承人的工作是在不断的复制传统纹样和品种,他们不懂美术,没有造型基础,对美术理论更是一问三不知,更谈不上创新和设计,难道这种资质和专业水平也可与国大师划等号?实际上国家已经出台了与他们专业水平匹配的职称,那就是“能工巧匠”。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资格肯定要与国家名誉匹配,要能比较全面的代表国家的素质和水准,据我所理解,大师级人物一定是本专业中的顶级高手,就像武侠小说中描写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不但文武双全,精通十八般武艺,而且还首创独门武功雄踞一方,自成宗师气象。
   而我们在国大师的审评中,却不讲究原则,硬要生拉活扯的把一般民间匠人夸大成国大师,那会给许多真正的国大师脸上抹黑,给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和伤害,特别是因此对国家大师水平标准的误导所产生的连锁损害,会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难以修正和恢复。

   按照(推荐名额数量)排序,分为三个集团,
第一集团:北京市,江苏省,上海市,浙江省,江西省,福建省和广东省7省市均为12人;
第二集团:山东省,湖南省,天津市,河北省,河南省,陕西省,西藏区7省市为8人
第三集团:吉林省,黑龙江省,安徽省,辽宁省,湖北省,广西省,海南省,重庆市,四川省,贵州省,云南省,山西省,内蒙古,青海省,新疆区16省市区和新疆兵团为6人。
从分给各地推荐名额来看,差距不是很大,结合以往大师数量分布实际,看得出,国家是极力鼓励民族工艺美术事业大振兴,并期待各省市均衡发展的....
                                                  ——摘录<与瓷共舞>
   在这篇报道中,作者没有明确的告知所谓的(推荐名额数量),是谁推荐的,是按什么标准推荐的,只是含含糊糊的就把全国的省份和工艺美术行业划分成了所谓的三个集团,不知这种主观的划分是否经过大会讨论通过。到底凭什么来划分?凭人口或是凭资产?凭土地或是凭文化?凭经济发展还是凭工艺美术?看来都不像,最大的可能是凭各省市官员与上层决策者的亲密关系。有些出手大方的省市肯定是人近皇城三分贵,近水楼台先得月,从表格上看,第三集团可能是最穷,最落后,最不发达的省市,但西藏怎么会排到第二集团中呢,莫非喜马拉雅山脉都是黄金宝矿?还是藏民多闹事,应该优惠?就算第一集团,第二集团都很有钱,了不起,就应该处处锦上添花的宠着他,让着他?而对第三集团的穷子女就要处处歧视他排挤他,让他一直背着贫困的包袱死不瞑目?
   富有的让他更富有,贫穷的让他更贫穷,这是什么逻辑?  难道这就是国家设立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初衷吗?
   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公示:北京18个,浙江16个,而贵州1个,云南2个,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公示:浙江10个,福建9个,而贵州1个,云南0个。
   请问,这不是歧视是什么?这不是排挤是什么?还闭着眼睛的高谈阔论说:“从分给各地推荐名额的数量上看,差距不是很大,看得出来国家是极力鼓励民族工艺美术事业大振兴,并期待各省市均衡发展”等等聊斋。这不是半天云里的老鹰屁,闻不着,听不到,看不见的神话吗?
   如果国家领导人能了解到国大师的真实审评情况会做何感想?其实大家与小家是同一道理,做家长的会在亲生儿女间嫌贫爱富吗?会让富得流油的大儿子被钱撑死,让饥寒交迫的小儿子被弃荒野饿死?有人会说:不会吧,没有这么夸张吧。多评几个国大师就会撑死,少评几个国大师就会穷得饿死?但是事实如此。
   据网上流传,因为国家房地产调控,国家反腐力度加大,国家控制私人大笔资金外流等等原因,致使一批矿业老板,炒股大亨,房地产大亨,国家高级贪腐官员等等转型学做艺术品收藏,或艺术品投机生意,目的就一个,让目标极大的银行存款分散保存,通过艺术品收藏来变通资产,缩小被发现的目标。所以当我们在市场上看到煤老板们背着口袋像买萝卜白菜一样的收购艺术品时就不会觉得奇怪了。他们对艺术完全一窍不通,只看有没有国大师的证书来收购。完全一模一样的品类,因为证书关系而相差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价格。有了国大师证书你就是公鸡中的战斗鸡。胡乱下个蛋,涂点金粉,你喊天价就天价。万一不小心把蛋打破了,蛋壳也值十万八万。
    想想,在这种不正常的市场竞争下,拥有国大师数量最多的第一集团大省,怎么会不锦上添花肥得流油呢? 所以在第五届,第六届国大师的审批中,有人拿出百万元来竞争国大师名额的评选,肯定是极普遍的正常现象。
   在这种挥金如土的资本较量中,谁不想分一杯羹,所以国家八大部委参政国大师审评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新闻了,要么是行政监督,要么是见者有份,只有天知道。而那些虽拿着金碗,但确难糊口过日子的第三集团省市,面对如此不公正待遇,也只能暗自眼红,嫉妒,羡慕,愤恨,有话不敢说,有屁不敢放了。
   其实只要是行业内人都知道,如要论工艺美术的优势来划分集团军,西南三省应当首当其冲,位居第一集团军的老大地位,众所周知,当今大都市里物质至上的世风迫使文化逐渐萎缩和衰退。也由于高度的经济发展所产生的高度现实生活,致使都市人精神生活失落,文化发展滞后,甚至完全俗化。这种状况更加速了都市人渴望返璞归真的迫切需求,而西南三省少数民族众多,文化资源丰富,特别是贵州,其工艺美术品类在全国首屈一指,且工艺美术技艺高手林立,这在全国,全世界都是路人皆知的事实。国家为此还专门吹响西部大开发的战略号令,特地为贵州文化产业发展下达了中央二号文件。为此贵州省全民振奋,官民同心,正在为贵州经济走出洼地而百般努力。(请在网上搜索黄克刚文章《觉醒中的贵州山地美术》)
   但对贵州工艺美术兴旺发达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审评却背道而驰,把本应列入第一集团享受国家政策倾斜支持的贵州工艺美术大省,排到第三集团,倍受无端的冷落和排挤,多年来严重地影响贵州多民族文化产业的快速发展,致使贵州发展了几十年的工艺美术行业出现萎缩倒退。甚至人才外流,企业倒闭的严重现象。
   而人居皇城三分贵的北京市虽然拥有国大师48名,位居全国亚军,但它的工艺美术有哪些呢?到过北京的人都知道,曾经名噪一时的北京手工艺名产景泰蓝,几年来成了沿街叫卖的地摊货,过去几十元一副的景泰蓝手镯,现在三元五元就可以买到,而且是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简直成了压断街的工艺垃圾。
   以国粹名瓷闻名世界的江西省,就单一的陶瓷类一种工艺品种就有37名国大师,而它的发展又如何呢?喜欢旅游的人都知道,无论走到全国的哪一个角落都会看到江西的瓷商,在地摊上大声的叫卖减价瓷器工艺品。就连贵州这样交通不便的很多县城,乡镇都能见到大批的流动瓷商地摊贩在露天场地上推销。识货的人可以在他们那里用很低的几十元钱买到过去价值上千元的大师级瓷艺作品。
   当然还有许多的这类例子,笔者也不想得罪更多无辜的省市,因为造成这种工艺品泛滥成灾自相残杀的原因是很明显的,除了文化艺术商业化的大气候外,政府行政干预,外行领导内行的通病,是导致工艺美术行业走进死胡同的最大根源。总而言之,中国工艺美术正进入一个艺术资本主义商业一体化专制的怪圈,文化成为一种价值虚无的摆设,艺术变得越来越具体化,技术化和理性化,中国当代艺术的创造精神和批判精神已经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沦陷坍塌。在网络平台上,大部分对上述艺术资本主义商业一体化专制提出反对和批评意见的言论几乎都被删除和封杀,大量虚假的,伪劣的艺术品空前泛滥,伙同越来越多的贪官污吏,伪艺术家,伪收藏家,奸商,政客同流合污,沆瀣一气,合谋通吃,并绑架和误导市场走向文化沙漠,严重损害国家和人民的长远利益。
   上述种种全国工艺美术行业发展的畸形现象,无不暴露了第五届,第六届国大师审评机构中客观存在的艺术专业盲区。审评委员会似乎把文化艺术工作完全当作经济工作来抓,所以,自然有钱的省份属于第一集团,最穷的省份属于第三集团,按常理这也没有错,错的是把国大师的上报名额及上榜名额分配搞反了,结果是撑死富人,饿死穷人,有句俗话说“扁担挑缸钵,两头都滑脱”,不正是这种行为的搞笑写照吗?
(未完待述)

                                                       黄克刚
                                                   2012年10月21日凌晨三点

作者系原人大代表,中国贵州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理事,中国贵州工艺美术协会副会长。
【大角苗黄克刚】由画家村字画网提供制作及技术支持 加盟时间:2011/12/15 ★本站管理★
大角苗黄克刚-联系电话:0853-3462629 QQ:1044206926 E-mail:1044206926@qq.com 联系地址:贵州省安顺市开发区新世纪小区
ICP备案:京ICP备11033166号-2